言风

随笔


可能会变成某篇的灵感?

不一定,记录一下




(●─●)


坠落


你有站在高处往下看的经验吗?

车水马龙的街道,行驶的汽车声都因为距离变得飘忽。行人都变得渺小,庸庸碌碌的在大街上奔走。


他其实很怕高,因为高度拉拔,声音传到耳膜时都变得模糊,有那么一瞬间感觉自己好像被世界遗弃。

说不清到底是高度带来的恐惧,还是那彷佛被世界遗弃的孤独感他总下意识的远离高处。


他坐在高墙上,缓慢而优雅的戴上耳机阻隔了世界的纷扰,断断续续地随着音乐轻轻哼唱着,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高楼林立的城市,夕阳的余晖染红了这个城市,即将落下的太阳仍努力地将温暖送到各处,但伴随着夜晚来临的寒冷却逐渐将温暖一一吞噬。


他闭上眼睛,仔细地感受着夕阳带来的最后一点温暖,然后,永远坠入黑夜的怀抱中。



(●─●)


鲜红的血液在温热的水中随着水波缓慢散去,衣服被水浸湿黏在身上并不怎么好受,可随着失血越来越多,那种不舒服的黏腻感也不怎么让人在意了。


世界彷佛在旋转,所有的声音都在耳膜被放大,但心跳的声音却好像变慢了,连呼吸都好像没有必要了。


──我好累啊,让我休息吧。


(●─●)


人生若如初见,对他而言不单单是句话,更是一种期望。

没有什么情感是不会变的,人心难测,世态炎凉,不能说看透了世事,却也对这个凉薄的世界不抱期待。

言家兄弟日常-01

*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只能说人生有无限可能
*严禁任何改编及转载
*感谢言洛、言华及阙纳的协助






“我,有喜欢的人了。”
一个平凡不过的中午,言家三兄弟和难得回国的阙纳一起用着午餐,吃到一半的时候,言家老么突然语出惊人。

“咳,你说什么?”大哥言洛直接被吓得呛到,连忙接过阙纳递过来的水喝下边震惊地看着自家小弟。
他知道自家小弟一直说着想谈恋爱,但却一直没有付诸行动,除了工作、上学外也没见自家小弟身边有人陪着,怎么就突然蹦出个喜欢的人了?

“真人吗?”跟自家小弟有较多共同兴趣的言家老二言华捧好差点落地的碗看着他,比言洛冷静一点的发问边思考是不是自家小弟喜欢上了哪个动漫角色,毕竟发发花痴也不是不可以。

“嗯,三次元、活人、男的。”丝毫不管自己的话语给自家两个哥哥带来多大冲击的老么言乔慢悠悠地吃完自己碗里的饭,淡定的回答。

“谁?哪里认识的?多大?”听到弟弟开口,言洛放下手上的碗,饭也不吃了就看着言乔开始发问,大有想挖出对方祖宗十八代的意思──没办法,自家的弟弟有点傻,万一是哪个不长眼的要来骗他怎么办?

“哥啊,是我喜欢上他,你怎么就要做身家调查啊?”言乔吃饱后摸了摸肚子拿着碗筷到流理台洗干净后,替自己倒了一杯水果茶捧上手上看着过度紧张的大哥,“八字都还没一撇呢,而且他不知道我喜欢他啦。”

“言洛啊。”阙纳看着无奈的言乔和过度紧张的言洛,轻轻碰了碰有点炸毛的言洛示意他冷静。

“咳……你太傻了,我担心。”被阙纳提醒才回神的言洛不自然的咳了一声,重新拿起自己的碗筷假装没事的继续吃饭边替自己辩解。
两个弟弟几乎是他一手拉着长大的,自家小弟什么个性他清楚得很,平时精明但面对感情却总傻得可以,他就怕弟弟的感情被利用。

“我才不傻,”被自家大哥嫌傻的言乔夸张地翻了个白眼,“反正,我就只想喜欢他,剩下的暂时还没多想。”

“嗯,”言洛点点头,言乔虽然偶而皮了点但一直都是最懂分寸的,见他这么说也就放心下了,“自己注意安全。”

“……注意什么安全啦,是单恋又不是要干嘛。”言乔被自家大哥没头没尾的叮嘱逗笑了,扬起的嘴角怎么都收不回来。

“最近这么多情杀,多不安全啊,男孩子也是会遇到危险的好吗?万一那个人对你图谋不轨怎么办?”被嘲笑的言洛在吃饱后顺手拿走阙纳的碗筷走到流理台边,在路过言乔身边时戳了戳他的额头嘴巴还不停的滔念着,“谁让你长得一副很好骗的样子,大哥我不放心啊。”
言家的三个兄弟里面,就小弟长得和母亲最像,看起来也特别好欺负,这让他这个当大哥的怎么能放心呢?
言洛洗好碗筷走到言乔身后,靠着他的椅背边揉着言乔的头发边叹气。

“别揉啦,知道了,我们还只是朋友,连个友情以上都不到好不好。”言乔伸手护着自己的头发不让揉却还是逃不过言洛的魔掌只能用眼神向阙纳求救。

“好了啦,别揉了,你不是要出门吗?”阙纳收到了言乔的求救,好笑的拉走言洛拯救一下头发被揉成鸡窝的言乔。

“嗯,”言洛搂着阙纳的腰在他的脸颊上落下一吻后,才恋恋不舍的去拿自己的随身包准备出门,“我要出门开会了,今天会很晚回来,你们晚餐自理啊。”

“你大哥就是太紧张过度了,”不好容易才送完言洛,途中被偷了好几个吻的阙纳红着脸走了回来,接过言乔煮好的咖啡看着他,到底跟言洛在一起这么多年,自家爱人什么样子他也不是不清楚的,“他虽然这么说,但说不定等等半路上就开始查你喜欢的人是谁了。”

“真是,我都这么大了,还会被骗吗?”言乔无奈,虽然他曾在感情上受过伤,但谁没年轻不懂事过,摔跤过知道疼了下次就不会在同个地方再摔一次了。

“没事,我帮你看着你大哥,你要是受不了了跟我说,我帮你对付那个笨蛋。”阙纳知道言乔曾经在感情上受过伤,也知道言洛如此紧张的原因,他拍了拍言乔的肩膀笑咪咪的说着。

“噗、谢谢纳哥,”听到自家二号大哥这么说,言乔忍不住笑了出来,“哥哥就是太爱我们了,不过他最爱的还是纳哥你啦,我们两个弟弟都失宠了。”言乔满脸揶揄地说着,他刚刚可没看漏两人黏呼的告别。

“不说我的事了,纳哥你难得放假回来,大哥又不在,我们晚上一起去吃好吃的吧。”言乔见言华也吃饱,便帮忙开始收拾边笑咪咪地和阙纳说着,最后还认真的补了一句,“刷大哥的卡,嘿嘿。”

“你大哥刚刚有给我钱了啦,他让我晚上带你们去吃大餐,你们大哥还是很爱你们的,”跟言乔一起整理桌子的阙纳等言华回房间后忍不住好奇心的开口,“小乔你暗恋的对象该不会是上次我们去看展览遇到的那个学长吧?”

“咦?纳、纳哥你怎么知道的......”言乔惊悚的看着突然精准说出自己暗恋对象的阙纳,突然感觉自己一点隐私都没有了——大哥跟纳哥有毒吗?他不就是想谈谈恋爱吗?

“你看他的眼神啊,就跟我那时候看你大哥一样,我怎么可能看不出来。”阙纳帮忙把碗洗好放入烘碗机后看着满脸复杂的言乔摸了摸他的头。

“只要你能保护好自己,不论你做什么决定我跟你大哥都会支持你的。”

“纳哥......”

“嗯?”

“你刚刚擦手了吗?”

“啊呀!”

【坤农】远距离恋爱

*OOC注意
*小学鸡文笔
*坤坤设定是在洛杉矶念书,时差应该是15小时吧(纠结)
*有不合逻辑的地方请忽视,感觉有点没写好QQ







蔡徐坤跟他的爱人相隔六千七百九十二英哩,整整十五小时的时差。

蔡徐坤在出发到美国念书前,曾转机到台湾停留了一周的时间,就是在这一周的时间里,他认识了陈立农。
那时候蔡徐坤才相信,原来世界上真的有所谓的一见钟情这件事,在他与陈立农相处的这一周里,他越发确定自己的心意,但陈立农那时还只是个未成年的孩子,他不想吓到陈立农,而且他也将要前往美国念书,未来充满着许多的不确定。

──试试看吧?或许可以呢?
那时候的蔡徐坤纠结了许久却还是和小孩要了联络方式。
他向来都是果断的,他确定自己对陈立农是有好感的但他也清楚只是好感是无法维系一段感情,而且一周的时间太过短暂,他不了解陈立农,陈立农也不了解他,这样的基础下又怎么开始一段恋情呢?
所以他们开始了远距离的文字与电话的交谈,直到跨年那天他与陈立农互相表白了心意。

在一起后,两人每天抓紧时间通话、视讯,努力的把自己的生活分享给遥远的对方,有时候他们也会争吵、也会冷战,但会在其中一方将要就寝前说开来,毕竟他们的距离相隔太远,心里的某个地方始终不安着,如果还争吵那这段感情还能维持下去吗?

“农农!”陈立农等了许久,才终于看到从通道中出来的蔡徐坤,看着笑得灿烂的爱人,陈立农有一瞬间失了神,他的步伐有些不稳却还是直直地扑到了蔡徐坤的怀里。

“坤坤……”陈立农的声音带着些微的鼻音,无尽的想念与不安最终消失在蔡徐坤的拥抱里,远距离的恋爱要克服的东西太多太多了,要维持下来更加的不容易,他们也是用尽一切的努力,才给予对方安全感。

“你等很久了吗?”蔡徐坤摸了摸似乎又更高的小孩不禁感叹这孩子到底是吃了什么才能长这么好的?

“没有。”陈立农摇摇头露出了个腼腆的笑容,一双眼睛都舍不得离开蔡徐坤的身上。

“走吧,飞机有点误点,我怕阿姨会担心。”蔡徐坤自然是知道自家小朋友的心思,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抓着小孩的手与他十指紧扣。
他们在一起后隔年陈立农十八时,蔡徐坤特地飞到台湾一起和陈立农的父母坦白他们交往的事情,陈家父母意外的开明,只说了如果他们能撑过远距离的恋爱各自完成学业自然是不会阻止了。

不得不说,陈妈妈对于这位“多出来的儿子”十分满意,知道蔡徐坤今天要到,早早就赶陈立农出门去接蔡徐坤了。

“还说呢!我妈疼你都要比我多了。”陈立农握着蔡徐坤的手嘴角止不住的上扬,却还是故作生气的说着。

“我的农农有小脾气了啊,”蔡徐坤捏了捏陈立农的手,趁人不注意的时候在他的脸颊上落下一吻,“农农不是有哥哥宠着吗。”

“啊!这是在外面欸!”突然被偷袭的陈立农红了张脸,也不知道是因为这个吻还是因为蔡徐坤的话。

“所以说在家里就可以了?”蔡徐坤闷闷地笑了,对自家小孩脸红的样子喜爱得不行。

两人就这样一路打打闹闹的回到家,未来虽然有很多不确定的因素,但还好有你在身边陪伴。

【坤农】赖床

* OOC注意
*勿上升蒸煮
*小学鸡文笔注意
*主CP坤农 副CP长得俊、皇权富贵、异正、杰鬼 请自行避雷



今天是休假日忙碌的九人终于有时间可以好好休息,被闷坏的黄明昊一早就拉着范丞丞出门,曰:要来一场说走就走的约会。
林彦俊则在吃完尤长靖的爱心早餐后就拉着人一起回香蕉找其他人聚一聚,见两个弟弟一起出门约会朱正廷就拉着一边的王子异出门逛街购物了。

等众人都离开后,闹哄哄的家里终于安静了下来。
跟蔡徐坤还躺在床上的陈立农揉了揉眼睛,下意识地飘了眼时钟才八点而已。
陈立农打了个哈欠后转头往身旁看去,就看到一双漂亮的眼睛直盯着自己,他没开口只是笑弯了眉眼凑上前给了人一个早安吻。

“坤坤早安。”早晨刚起,连说话的声音都带着些微的沙哑,陈立农蹭了蹭柔软的枕头就坐起身看着还躺在床上的人。

“宝贝早安。”蔡徐坤笑咪咪地接受了陈立农的早安吻,天知道当初为了哄小孩每天早上都要给自己一个早安吻花费了多大的苦心,这才有了每天一早的福利。
还赖在床上的蔡徐坤挪了挪位子躺到陈立农的腿上,伸手环住陈立农的腰,也没打算让人下床了。

“坤坤?”陈立农见蔡徐坤躺在自己的脚上有些不敢动弹,他纳闷地喊着人,却见蔡徐坤又闭起了眼睛嘀咕了两声。

“你说什么啊?”没有听清蔡徐坤的话,陈立农茫然地弯腰靠近蔡徐坤却被突然起身的人捧住脸吻住。

“再休息一会。”当陈立农被蔡徐坤吻得快没氧气时,蔡徐坤才恋恋不舍的放过陈立农,手指轻蹭着被自己吻红的唇无奈又宠溺,“小傻瓜怎么还学不会换气?”

被吻得满脸通红的陈立农瞪了蔡徐坤一眼就准备下床,却被蔡徐坤拉住了,看着一张笑得好看的脸怎么都生不了气,只能佯装生气的板着脸。

“生气了?再陪哥哥一会好不好?”蔡徐坤摸了摸陈立农的脸轻声哄着自家的小朋友,让他再陪着自己躺一会。

“粉丝姐姐说……在下面的那个才睡这么晚……”已经完全醒来的陈立农看着蔡徐坤小声的嘀咕了两句,就见蔡徐坤对着自己微微挑眉,等陈立农意识到危险想跑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小破孩说什么呢?嗯?”蔡徐坤压着想跑的小孩搔他痒,陈立农很怕痒,特别是腰间,深知这点的蔡徐坤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惩罚”小孩的机会──毕竟舍不得打也舍不得骂。

“哈哈哈哈……坤坤对哈不起……哈哈哈不要了……哥哥对不起啦!”陈立农左闪右闪的就是躲不过蔡徐坤的魔爪,又不敢太大力的挣扎只能拉着蔡徐坤的手乖巧的认错。

“知道错了?”见小孩乖乖点头认错蔡徐坤才停下手,把小孩拉到怀里轻拍着他的背帮他顺气。

“好了,我们也该起床吃饭了,等等哥哥带你去逛街买衣服。”蔡徐坤用手帮陈立农把乱掉的头发整理好,又在他额头亲了一口才开口。

“……明明就是哥哥赖床的喔。”陈立农看着蔡徐坤小声地嘀咕。

“嗯?”听到某小孩的吐槽,蔡徐坤又默默地把手放到小孩的腰上微微挑眉。

“我要去刷牙洗脸了啦!”深怕蔡徐坤又搔自己痒的陈立农飞快地离开蔡徐坤的怀抱跑到浴室刷牙洗脸去了。

“小破孩,还不是想你多休息下。”看着小孩连跑带跳的背影有些无奈,但有什么办法呢?自己的宝贝怎么都要自己宠着啊。







你说NP怎么九个少一个吗?
在隔壁房与自家杰哥通话的小鬼表示深深的抗议,这群人怎么一个比一个能秀?整天都五五六六七七八八的!杰哥我好想抱你啊!

【坤农】睡前故事

*OOC注意
*勿上升蒸煮
*小学鸡文笔,有点短小
*最后,有没有什么好哄人睡觉的睡前故事啊,不要童话!




睡前故事

蔡徐坤最近有一个新的爱好,就是让陈立农为他念睡前故事。
其实“睡前故事”这件事,是某次陈立农失眠时蔡徐坤为了哄小孩睡而开始的,但在隔天陈立农作为“回报”也念了睡前故事给蔡徐坤听后,蔡徐坤就喜欢上让小孩为他念睡前故事了。

陈立农的台湾腔听著有些软,认真盯着手机逐字念着故事的侧脸让蔡徐坤心软得不行,要不是怕认真念故事的小孩生气,他真想狠狠地吻上去。

“坤坤你还不困喔?”已经念完两个故事的陈立农看着身边仍直盯着自己的蔡徐坤有些无奈地问着──总感觉坤坤比念故事之前精神更好了?

“还不困欸,”蔡徐坤摇摇头,看著有些无奈的小孩嘴角忍不住勾起,然后他起身把小孩握在手上的手机放到一边,关掉了床边的小灯把陈立农捞到怀里,“我们睡觉吧。”

“嗯。”被蔡徐坤搂在怀里的陈立农轻轻地应声,没过多久,他就听到自己身边传来绵长的呼吸声,陈立农悄悄睁开眼睛就着外头微弱的光源,看着蔡徐坤的睡颜,睡着了的蔡徐坤跟平时很不一样,似乎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会露出属于这个年纪该有的稚气。

陈立农看着蔡徐坤有些恍神,虽然最近农糖姐姐都说他越来越A,而蔡徐坤越来越软但只有他心里知道这个被说是“蔡小葵”的哥哥总无微不至的照顾着自己,蔡徐坤常常说:自己的农农自己宠,明明自己就不是会太依赖人的个性却总不自觉的想跟蔡徐坤撒娇受他的照顾。
但──他好想快点成长,想跟蔡徐坤并肩,他也好想保护蔡徐坤。

“哥哥……”陈立农闭起眼睛往蔡徐坤怀里缩了缩,无意识的轻喊着蔡徐坤,嘴角微微勾起的弧度是被蔡徐坤宠出来的幸福笑容。

“小傻瓜。”见陈立农睡着后蔡徐坤才睁开眼,低头看着在自己怀里睡着的小孩,眼里的温柔似乎要溢出来般,他伸手摸了摸小孩的脸把人更往怀里带了带,他不是不知道小孩最近拼命的努力是为了什么,虽然他更想小孩在他的保护下慢慢地成长,但看着小孩努力的样子,话却是怎么都说不出口。

“哥哥会保护你的,所以我的宝贝你只要做好你自己就好了。”

【坤农】我怀念的

*搭配BGM:我怀念的──尤长靖、陈立农、李权哲、韩沐伯版本
*配合歌词OOC注意
*BE注意!!
*勿上升蒸煮








原本甜甜蜜蜜的两个人,到底为什么就这样渐行渐远了呢?
他跟蔡徐坤相恋三年,同居了两年,整整五年的时间,他们本来应该是最亲密的人,但现在却成了最孰悉的陌生人,同住一个屋檐下却没有任何的交流。

一张长沙发上,蔡徐坤与陈立农各坐一边,以前两人总黏呼呼的腻在一起,为了让两个不矮的男孩可以舒服地待着当时就买下这张可以当床的沙发,如今一人占着一边明明只要手臂伸直就可以碰触到,却成了他们之间最远的距离。
陈立农心不在焉的看着电视里没营养的节目,眼角的余光看到蔡徐坤对着手机笑得温柔,那个笑容陈立农并不陌生,以往那是对他专属的笑容,而现在蔡徐坤已经不会再这么对着他笑了。

“我该相信你很爱我 不愿意敷衍我
还是明白你已不想挽回什么”

陈立农其实不小心看到过,看到蔡徐坤手机的讯息,对话框的另一边亲昵的喊着他的爱人坤。心脏钝钝的疼着,但却似乎没有这么的意外,蔡徐坤的冷漠、他的视而不见,不就是造就这一切的原因吗?
他深爱着蔡徐坤,蔡徐坤的情绪、一举一动都牵引着他,这一切也不是突如其来,亲密无间到逐渐冷漠不是一朝一夕,但他选择欺骗自己,他选择告诉自己蔡徐坤还是爱着自己的,但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

“想问为什么 我不再是你的快乐
可是为什么 却苦笑说我都懂了
自尊常常将人拖着 把爱都走曲折
假装了解是怕 真相太赤裸裸
狼狈比失去难受”

但不愿意承认不代表事情就不会朝着他不愿意的方向发展,平时果决的陈立农却迟迟不敢揭开那真相、却迟迟不愿告诉自己蔡徐坤已经不爱他了。
有人说,相爱需要两人同意,但分开却只要一个人同意,对还爱着的那个人很不公平。但爱情这种事又有什么公平可言?

蔡徐坤渐渐整夜不归,陈立农从一开始的守门到最后一个人躺在床上看着两人的合照默默的掉泪,他知道蔡徐坤知道自己已经知道这件事,每当蔡徐坤想开口时陈立农总急急忙忙地打断他,他害怕,害怕听到蔡徐坤说出分手两个字。
然而实际上,他们除了同住一起,除了过往的回忆外,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两人的对戒在不知何时被蔡徐坤摘了下来,修长的手指只剩下浅浅的印子证明曾经的存在。

“我怀念的 是无话不说
我怀念的 是一起作梦
我怀念的 是争吵以后 还是想要爱你的冲动
我怀念的 是无言感动
我怀念的 是绝对炽热
我怀念的 是你很激动 求我原谅抱得我都痛”

陈立农做了一个梦,他梦到了他和蔡徐坤刚在一起的时候。
那时候的蔡徐坤还有些稚气未脱,那时候的他们经济还没独立,约会时常常两个人你一口我一口的分食。珍惜着每一次的拥抱和亲吻,还没同居前手机里满满都是对方,看到点新奇有趣的事都想立刻分享给对方。

陈立农最后是哭着醒来的,泪水沾湿了枕头但他连擦去脸上眼泪的力气都消失了。梦里的过去、被埋没在岁月的曾经都提醒着自己,蔡徐坤已经不爱他了。
习惯性地想拿起手机,却发现自己手上的对戒消失了,陈立农慌张地起身寻找戒指,翻遍了家里每个角落却再也找不到那只刻着他与蔡徐坤名字的对戒。

消失的戒指像是一个引爆点,陈立农再也忍不住悲伤放声大哭,委屈与悲伤像是想借着泪水宣泄──我明明这么的爱你啊。

“我记得你在背后
也记得我颤抖着
记得感觉汹涌
最美的烟火
最长的相拥
太爱了 所以我 没有哭”

戒指的消失让陈立农决定放手,他不愿他和蔡徐坤的感情到了最后是怨怼收场,也不想蔡徐坤对自己最后的回忆是不堪的,所以哪怕再不舍、哪怕他依然深爱着蔡徐坤,他还是决定放手。

收拾好属于自己的行李后,陈立农安静的坐在客厅等着蔡徐坤回来,他留恋地看着房子的每一处,想把眼前的所有一切留在心里最深的地方,这里的所有一切都是他与蔡徐坤一点一点布置成的,这里曾是他最温暖的避风港,然而今天过后就不再是了。

恍神之际,耳边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陈立农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让自己打起精神,看着蔡徐坤惊讶了神情陈立农不知为何的想笑,鼻子忍不住的发酸,但他还是不段的告诉自己不要哭、不要哭。

“我们分手吧,蔡徐坤。”陈立农把属于自己的那串钥匙放到桌上,淡淡的对蔡徐坤开口,“谢谢你的照顾,这些年我很幸福。”
当陈立农拖着行李准备上计程车时,回头看了看公寓,窗边隐约有个身影,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便上了车,透过车窗他恋恋不舍的看着那个模糊的身影。

──这是最后一次这么说了,蔡徐坤,我爱你,我是真的真的很爱你。

【坤农】生日快乐

*蔡徐坤生贺
*OOC注意
*小学鸡文笔甚入,勿上升

*最后,祝我们坤坤生日快乐!!*







蔡徐坤的生日要到了,但做为生日的主角却是忙得一刻都不得闲。
最后一场巡演结束后,蔡徐坤开始全力投入新歌的制作,而陈立农则是马不停蹄地参加综艺节目的录制,两人可以说是聚少离多,常常开着WeChat聊着聊着就睡着了。

“坤坤早安。”
早上起床后陈立农熟练地点开软体输入文字后就起身去洗漱,用凉水洗过脸后才驱赶走浓厚的睡意,他一边捧着水杯喝水吃下保健品一边看着摆在床头的日历,明天就是蔡徐坤的生日而他要送给蔡徐坤的礼物也终于在几天熬夜的努力下完成了。

“农农早安,记得要吃早饭。”
在发呆恍神之际陈立农就收到了蔡徐坤传来的语音,蔡徐坤大概也是刚起床,低沉的嗓音有些沙哑说不出的诱人,让陈立农一大早就通红了张脸。

“坤坤你今天还忙吗?”掐准了时间陈立农拨了通电话给蔡徐坤,见不到面听听声音缓解想念还是可以的。

“嗯,还有些事情要忙呢,怎么了?农农想我了?”蔡徐坤带着笑意的温柔嗓音透过冰冷的机器传到了陈立农的耳边,让陈立农也忍不住勾起嘴角,略为傻气的笑了。

“嗯……兄弟们想帮你过生日,问你明天回不回家。”陈立农没有回答蔡徐坤的问题,只是把几个兄弟托他问的问题带到,演唱会结束后几个人各自忙各自的,如今家里也只剩他和子异还有小鬼在,其他人都各自忙碌去了,所以便想趁蔡徐坤生日大家聚一聚,一起帮忙庆生。

“会,明天直播结束后我就会回去的,”电话另一头的蔡徐坤听着自家小孩软软的台湾腔嘴角的笑意更加温柔了,他知道陈立农是因为害羞所以支支吾吾的逃避自己的问题但这反而会让他更想逗逗明明胆子不小,却总在自己面前有些傻的小孩,“农农不想我吗?我有点难过呢。”

“不、不是啦!坤坤你不要乱说啦,我没有不想你啦!”听到蔡徐坤这么说的陈立农有些慌张地解释着,但在听到电话另一头的笑声后就知道蔡徐坤又恶趣味的逗自己了,“吼,你怎么这样啦!”

两人歪腻了一会后,蔡徐坤就要开始工作了,而刚好这两天休假的陈立农就抓紧时间把要送给蔡徐坤的礼物制作完成。
“好了。”陈立农把卡片写完后长舒了一口气,这是他陪蔡徐坤过的第一个生日,所以让他格外的重视,希望能把最好的礼物送给蔡徐坤。

*
时间过得很快,在粉丝零点的祝福声下,蔡徐坤的生日到来,九人群和大厂群齐声的祝贺蔡徐坤生日快乐,群组热闹一片显示着蔡徐坤的好人缘,更不用说粉丝们花式送上生日祝贺。

“坤坤,生日快乐。”跟蔡徐坤煲着电话粥的陈立农正挂着耳机看着群组热闹一片边轻声地祝福蔡徐坤。出道一百多天、接连而来忙碌的行程就好像梦一般,两个本来应该毫无交集的人因为偶像练习生而产生交集、最后在一起,他们成了彼此最坚强的后盾,一起成长一起努力。

“谢谢农农,有你在真好。”收到小孩祝福的蔡徐坤也轻声的回应了陈立农的祝福,两人的恋情不容易,除了身分特殊不能见光外,还因为忙碌而聚少离多但还好,他们依然在彼此身边,紧紧握着对方的手。

下午直播结束后,蔡徐坤就赶回九人的家,当他回家时所有人都已经到齐了,桌上摆着一个他的翻糖蛋糕、一旁摆着好几个礼物是几人的心意,热热闹闹地替蔡徐坤过完生日后,几人就默契地回了房间把寿星留给了陈立农。

“农农我的礼物呢?”回到房间后蔡徐坤忍不住抱着陈立农让小孩的下巴靠在自己肩上,闻着陈立农身上淡淡的香味让他终于有了回家的感觉。

“在这里啦,我不好意思拿出去。”陈立农下意识的蹭了蹭蔡徐坤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他的怀抱把准备好的礼物放到蔡徐坤的手上。

“那我打开了?”两人因为都还没洗澡怕晚上蔡徐坤过敏就随意地坐在地板上,蔡徐坤掂了掂有些重量的盒子,好奇地拆开包装里面有一个保温壶和一个正方形的小盒子。
保温壶上印着手绘的涂鸦,看笔迹确认是身边小孩的,自己不爱喝水,子异给自己买的伴手礼就是个水杯,而自家小孩的礼物则是保温壶,看来为了让自己多喝水,自己的队员们也是很努力了。
蔡徐坤接着打开那个小盒子,发现里面一张张的像是拍立得一样的东西,每一张上面都写了字。有些是自己跟小孩的合照、有些是自己被偷拍的照片、还有他们的对话纪录截图,空白的地方是小孩努力写的简体字,如今农农阅读上基本没问题了,但他仍不会写简体字,想来写这些卡片他也花费了很多的心力。

蔡徐坤认认真真的看着卡片,回忆着与小孩的记忆,嘴角的笑容越来越温柔,到最后眼睛忍不住的发酸,明明一些只是芝麻绿豆大的小事,但小孩却认认真真的记住了,卡片上写满了小孩的农言农语还有对自己的叮嘱,这样的陈立农如何不让他喜爱呢?

“农农,谢谢你,我爱你。”蔡徐坤抱着在自己身边的陈立农,不让他看到自己快哭出来的样子,成团后身为队长的他背负了极大的压力,但还好身边有兄弟们跟小孩,他是何德何能才能遇到这么好的一群人呢?

最后一张卡片,是两人并肩坐在舞台上的背影,小孩生硬的字迹一笔一画的写满自己的心意。

──有人说最常情的告白是陪伴,我想一直一直陪在你身边,想为你挡下风雨、想跟你一起并肩而行。我想参与你生命中每一件事,想跟你分享所有的喜怒哀乐,未来的日子里希望每天都有你。

我爱你,蔡徐坤。2018.08.02

【坤农】日常甜文

*私设有,OOC注意
*小学鸡文笔注意
*请勿上升蒸煮

对不起,失踪好久才回来更文,最近在重写人生若如初见,希望大家再等等我。









蔡徐坤最近打算考驾照好方便带自家小朋友出去玩。
驾照不好考,在学车的时候有朋友说他考了三年还没考过,让蔡徐坤一瞬间有点担心万一自己一次没过就丢脸丢大了,没过事小,在小朋友面前丢脸那可是不行的。

“嗯……哥哥要出门了吗?”他的教练帮他安排的时间很早,说是要避开太阳所以他总要七早八早的起床,但睡在自己身边浅眠的小朋友都会被自己吵醒让他心疼得不行。

“农农乖,再睡一会。”蔡徐坤温柔地替还没睡醒的陈立农盖好被子,低声的哄着迷迷糊糊地喊哥哥的小朋友,直到确定陈立农再次入睡他才轻手轻脚的下床准备出门。

等蔡徐坤结束练车后通常陈立农也已经起床乖乖地在写作业边等着自己回家,低头亲吻了乖巧的小朋友后蔡徐坤就到厨房准备两人的早餐,而陈立农则是帮忙收桌子摆餐具,并给替自己准备早餐的蔡徐坤一个亲吻。

吃完早餐后由陈立农负责洗碗,而蔡徐坤则在一旁分享着自己学车的趣事,直到陈立农洗好碗才牵着他的手到客厅将人抱在怀里。
“坤坤加油!”陈立农知道驾照不好考,也知道自家爱面子的哥哥会担心自己不能顺利的考过,便抱着人黏呼呼的蹭着撒娇,要放平常陈立农是不可能会这么做的,但自己的哥哥还是得要宠着啊。

“喊哥哥。”蔡徐坤看着陈立农跟小猫似的动作,短发蹭得他有些痒但更多的是心痒,蔡徐坤有些无奈地捏了捏小孩的后颈,到底他不是什么君子,在自己的爱人面前他也不愿做君子,但顾及到小孩还小他也不愿吓到陈立农。

只是小孩大了,最近总不愿软软的喊自己哥哥了,除了刚睡醒迷糊时愿意喊自己哥哥,清醒时总坤坤长、坤坤短的,蔡徐坤觉得自己作为哥哥的福利受损了。

“我不是小孩啦,我也要成年了!”陈立农怕痒的缩起了脖子小声的抗议,蔡徐坤很宠自己,虽然两人也确定了心意,但他不想一直被当成孩子,他也想保护他的哥哥。

“好、好、好,”蔡徐坤摸了摸陈立农的头发笑咪咪的点头,“农农,等哥哥考到驾照,带你去旅行好不好?”

“好,你说的喔,我记住了!”陈立农看着笑得温柔的蔡徐坤,忍不住更加靠近、他到底是做了什么好事,才能喜欢上这么优秀又这么好的人呢?

“哥哥答应你。”许是陈立农眼中的依恋太过浓烈,蔡徐坤微微红了脸,他轻轻地捏了捏陈立农的脸颊无比认真的许诺。

*
不久后就到了蔡徐坤考试的时候,虽然陈立农想陪着蔡徐坤去考试,但却被蔡徐坤拒绝了,熟练的哄睡陈立农后蔡徐坤就带着忐忑的心去应考,所幸皇天不负苦心人,他顺利地拿到了驾照,终于可以带着小朋友出去玩了。

蔡徐坤踏着愉悦的步伐,买了陈立农喜欢的草莓牛奶和汤包后就拎着两人的早餐回家,迫不及待的想跟在家等待的小朋友分享这份喜悦。

“宝贝!哥哥考到啦!”到家后,蔡徐坤抱着自家小孩开心地送上好几个吻,惹得脸皮薄的小孩通红了张脸。

“恭喜哥哥。”感受到了蔡徐坤的开心,陈立农也开心的笑了。

看着蔡徐坤的笑容,陈立农突然想起前几天看电视时,电视上的问题,主持人问你觉得幸福是什么样子?那时候陈立农有些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但现在陈立农找到答案了,幸福很简单,就是每件事情都想与你分享,想参与你生命中的大小事,当你笑开时,那就是幸福的样子。

──蔡徐坤,就是陈立农幸福的样子。

【奶尤农汤】今天发粮了吗?

*私設注意
*第一次寫奶油濃湯ooc注意
*小學雞文筆

【前情提要:下方出现的youtube是一个类似b站的视频网站,因为我是湾家人对于b站不太熟悉,所以不是写b站!】








“长靖你不要再看了,机场的东西没有外面卖的好吃啦!”带着恋人回家的陈立农有些心累的拉着被食物香味吸引到抛弃了自己的尤长靖,努力唤回他的注意力。

“农农,这个好香喔,我肚子饿了……”坐了两小时飞机吃了不是很好吃的飞机餐还有些饿的尤长靖拉着陈立农的衣袖满脸可怜的看着他。

“乖啦,我带你去吃好吃的喔,等等就能吃了好不好?”差点被尤长靖可爱的表情掳获而妥协的陈立农揉了揉尤长靖的头,轻声的哄着满脸写着好饿的宝贝,“等等你想吃多少我都不拦着你好不好?”

“真的吼!这是你说的喔,不可以反悔喔!”听到陈立农的承诺尤长靖一瞬间来了精神,开心地拉着陈立农的手往出口方向走去。

尤长靖,作为一个在YouTube上破千万追踪的著名YouTuber这次跟恋人回到他的家乡说是工作,其实就是公费度蜜月。
尤长靖的频道是以吃为主,开箱食物或是吃各式各样的美食同时也经营着直播,因为不挑食而且性格可爱吸引了大批的观众,而他的订阅者也都知道尤长靖有一个同居男友,当尤长靖那段时间忘了节制而导致体重超标时就会被严格控管,神奇的是,明明作为一个美食YouTuber但他的粉丝却异常喜欢看到他被管吃,对此尤长靖只翻了个白眼──粉丝什么的都是魔鬼好吗?

“Hello~大家猜猜看我现在在哪里喔?猜到了吗?我们现在在台湾喔~”两人拎着小行李到了陈立农大力推荐的店家后,尤长靖就拿着自拍棒开始直播跟粉丝们报平安。

等食物上桌前,尤长靖还能有一搭没一搭的跟粉丝聊天、互怼他们,但当食物上桌时尤长靖立刻就抛弃了他的西柚们开始专心的消灭桌上的食物,而直播则由陈立农继续完成了。

“陈总今天好帅啊!梳了个大背头!”
“容许我变心到小柚吃饱前!”
“真的不说都会忘记陈总比长靖小了!陈总威武!”

“真的吗?谢谢你们喔,但还是要继续喜欢长靖、支持长靖喔。”陈立农看着粉丝们的留言,露出了一个招牌的笑容,微弯的眼睛里充满着笑意,他拿出脚架把手机架好跟粉丝闲聊了几句后也开始吃饭。

“吃吃看这个,小笼包是这家店的招牌,”陈立农用汤匙盛了个小笼包递到正在吃猪脚的尤长靖面前,看着吃得满嘴油光的宝贝笑容更家的温柔了,“这个很多汁喔,吃的时候要小心不要一口直接吃掉会烫伤的,我帮你拿着。”

“嗯!”顾着吃没时间说话的尤长靖听了陈立农的话,先咬了一小口等小笼包的汤都流了出来才连着他的汤汁一起吃掉,“烫、但好好次!”

“傻瓜啊,有没有烫到?”见尤长靖两口就把小笼包吞了下去怕他被烫伤的陈立农立刻伸手捧着他的脸,让他把嘴巴张开检查,“会不会痛?喝口水。”

“嗯……”尤长靖就着陈立农的手喝了几口水后看着还有些紧张的人笑了开来,“陈立农你也太夸张了吧?我哪有这么娇弱喔!”

“我这还不是担心你。”陈立农没好气地看着笑得张扬的尤长靖,完全拿这人没有办法,怎么样都是自己捧在心上宠着的人啊。舍不得骂更舍不得打,无奈之余只好捏了捏他的鼻子小小的警告。

“嘿嘿、农农这个好好吃喔!”吃完猪脚的尤长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灭着桌上的食物,脸颊因为塞着食物微鼓,但还是开心的和陈立农分享自己吃到觉得超好吃的食物,也学着陈立农的方式喂了他几口。

“喜欢就多吃点。”已经吃饱的陈立农满脸宠溺的看着吃得欢的人,一双漂亮的眼睛盯着尤长靖的唇然后起身弯腰,一手挡着镜头人已经吻上尤长靖的唇,这一吻并没有持续很久只是尤长靖被突然的亲吻吓得停止动作──这个人在搞什么哦!他还在直播欸!

“陈立农你这个大烂人!”

被喂了满满狗粮的粉丝们表示他们真的没有听到什么可疑的声音,也没有注意到镜头一黑后尤长靖突然变红的脸,跟陈立农唇上的油光。
他们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今天也是奶油浓汤发糖的一天呢!



*碎念*

不要问我为什么好不容易更新了却不是坤农,我还是坚定不移的站农受哒!只有今天立场不坚定一下下。

原则上之后应该是每周更新,会慢慢的把债还清的!